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主站
首 页 单位概况 信息公开 新闻动态 监区文化 队伍建设 党政工作 专题专栏 互动信箱
今天是:
天气:
高级检索
  当前位置:首页 » 队伍建设 » 警官文苑  
 
别了,东坡﹙一﹚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07日 【字体:

 

题记:2017年,在初夏芒种时节,随着最后一批罪犯转移至监狱新址关押,东坡结束了关押改造罪犯六十四年的光辉历程,我也告别了工作生活二十七年的东坡,虽不带走一片云彩,但回首往事,并不是悄悄的来和悄悄的去,从弱冠到知天命,东坡那山、那水、那人、那情历历在目。谨以此文,献给为党的监狱事业发展奉献了青春和热血的几代东坡人,并向逝去的岁月致敬!

苦涩的青春

 

警校毕业后,分配到了东坡,组织征求我意见时,主动选择去了离场部有六公里最偏远的高塘坡。我记得,去高塘坡上班的第一天是一名中年民警开着一辆破旧拖拉机将我们几名刚参加工作的大中专毕业生和简单行李拉走的,事后经了解有拖拉机接送是最好待遇了,其他很多新同事是靠走路和马车接的。去高塘坡的路砂石铺就,山路弯弯,崎岖难行。山路两边是满山的茶树的松树林,中间偶有一些水田和荒地。与刚离开的省城相比,东坡显得是那样的偏远、荒芜、落后、破旧,心中掠过难以描述的苦涩滋味,但仍以充满青春的激情心态投入到工作去。那时东坡的主业是组织罪犯採茶和种农田以解决干工的生存和罪犯的吃饭问题,春夏之际,天未亮,唱着“战晴天、斗雨天,毛毛细雨是好天”的歌调带罪犯上山採摘茶叶,天黑尽了又带着罪犯回到监房。每天来回几公里,皮肤全晒黑了。秋冬时节,组织罪犯对茶树茶叶进行修剪、除草、挖沟、施肥,为来年有茶可採打好基础。晚上或分监区﹙那时称中队﹚组织干工开会学习,分析罪犯思想,生产任务进展,或组织罪犯讲评、上课、谈话、写考核材料等。每天面对是罪犯和茶山,固定的“三点一线”,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放假和休息时间没什么地方去处,也没有交通车,去一趟城里来回要走一二十公里的山路,爬坡上坎,有时利用点小权力,叫罪犯赶马车接送。监区﹙那时称大队﹚会议室仅有一台破旧的电视,信号又不好,收不到几个台,基本上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也没有像现在有的电脑、手机上网可玩,于是喝一元一斤散包谷酒米酒成了打发时光的催化剂,偶尔也学打每局﹙发十张扑克﹚一元的麻将。被外人戏称为“农民警察”、“田坎警察”、“裤角警察”。许多年青人的恋情有的承受不了距离的遥远,艰苦的环境在马车接送和爬坡上坎的路途中夭折了,有的与职工子女或附近村寨女孩结婚生子组建了家庭,有的实难以忍受单调、孤寂的生活环境选择调动和逃离,有的调走了,有的逃离了,而我也在迷茫和徘徊中尝试过调动和逃离,但终不因个人意志为转移,最后选择了对这份职业的坚守。

 

艰难的追捕

 

在监区一线经过六年的带班和管教干事的锻炼后,调到狱政科。那时东坡全部从事野外劳动,每年发生罪犯脱逃案件少则几起,多至一二十多起。我的一个主要职责就是追捕脱犯,起诉案件。每发生一起罪犯脱逃案件,根据领导指示,要及时拟出追捕方案,冲洗逃犯相片。洗相室是一间全封闭暗室,要按比例调配药水,冲洗底片,凉干底片后,进行放大或缩小切割相片,以便随时发到追捕民警手中。夏天的洗相室闷热难耐,几个小时下来,湿透衣襟,而冬天又异常寒冷,手脚冰凉,不比现在有先进的数码相机,扫描机和电脑头像等处理,既快捷又高效。某年的秋天,一名“三进宫”罪犯在野外劳动时趁监管不严之机实施了脱逃,经查阅其档案,是一名有三十多年服刑经历的惯犯,我们立即赶到其档案户籍地派出所联系并进行布控,经派出所查阅档案其信息全部是假的,是典型的“三假”人员,没有一点线索,我们无功而返。回来后,我反复梳理卷宗材料,发现其有在某地砖瓦厂打工的经历,于是在一个星期内三进三出铜仁市,经过无数次的走访,摸排和布控,终于在市区城乡结合处一间民房内将已带假发正想逃往他处的逃罪抓获。该犯被抓时感叹道“真想不到,我这个老江湖信息全部是假的,你们这么短的时间能抓到我!”。某年一名平坝籍罪犯在地野外劳动时实施了脱逃,我们赶到平坝对其可能落脚地和联系人员进行了全面排查,但没有收集到任何线索,返回贵阳时,联系到该犯在贵阳读过一所中技学校租住过出租屋,于是我们对其租住地进行摸排和布控,但也没什么收获。下午时分正当我们在头桥黄金路口巡查时,发现一个疑是逃犯的人往我们走来,经另一名熟悉逃犯像貌特征的追捕民警确认后,我们趁其不备迅速将其扑倒在地,逃犯顽抗挣扎并狡辩“你们搞哪样,看错人了!”,由于逃犯不停挣扎加上当时我们没带手铐,引来一些市民围观,为避免大量市民围观和堵塞交通,我们及时亮明身份并拦下一辆出租车,将逃犯押到贵阳监狱暂时关押。据逃犯初步交代“从东坡脱逃后,准备爬火车去昆明,却爬错了去怀化的火车,在怀化打了几天工后返回贵阳,准备拿些个人物品后在往昆明方向逃跑,谁知刚到贵阳下火车就被抓了,我无话可说。”

追捕逃犯有时如大海捞针,考验追捕民警的智慧和毅力,日晒雨淋,熬更守夜,翻山越岭,饥饿挨冷是常事,也是那个年代监狱民警追捕逃罪最真实的体会和写照。不是想象中那么精彩,而是一件非常痛苦之事。由于在狱政科呆了近三年,直接间接抓捕押逃犯无数,被省局记了一次功。但那时出差费补助很低,我记得每天25元,除去路费、住宿、吃饭、信息费等,每年下来我都欠单位一大笔账,只有从每月少得可怜的工资中扣低。所以监狱发生罪犯脱逃既影响监狱安全稳定,又要花费大量的财力、人力、物力。﹙待续﹚

 

 

 

 

                                                                  撰稿/杨子平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1
分享到:
上一篇:别了,东坡(二)
下一篇:金盾之恋

联系我们 | 版权和隐私说明 | 使用帮助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版权所有:贵州省监狱管理局 黔ICP备13004057号 网站总访问量: 网站标识码:5200000027

 管理单位:贵州省监狱管理局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IE6.0及以上版本浏览器,最佳分辨率1024*768浏览

  贵州省监狱管理局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金阳大道4号站明诚景怡苑小区  电子邮箱:newsgzjy@sina.com  联系电话:0851—85825041

贵公网安备52260102556110